历史
新飞卢网 > 游戏竞技 > 宝藏猎人江宪 > 楔子:老虎嘴

楔子:老虎嘴(1 / 2)

“二敢子!!”三叔汗毛倒竖,立刻朝着下面喊道:“往回跑!!!”

二敢子咬着牙,第一个抓住绳子往下荡去。就在他下去之后,三叔狠狠抿了抿嘴唇,看向二叔:“真滴下?”

“下!”二叔摁灭了烟头,咬牙道。

“老虎嘴……就么个活物!”三叔压着声音,从牙缝中说道:“这下面……有东西!二敢子是个碎蕞儿,尼也跟着胡蓍龟?”

二叔瞪了三叔一眼,正要开口。忽然间,两人齐齐愣了愣,随后猛然看向下方。

就在刚才,他们……听到了一种带着回音的,低沉的咆哮。

他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畏惧:“代代相传,这个洞里去不得。再说,马上要哈雨咧……”

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,天空的亮度又降低了几分。几团乌云不知从何而来,悄悄弥漫在崇山峻岭之上。平时繁星满天的夜空,今天一颗星星也看不到。

晚风越来越大了,吹动山林上层层叠叠的树叶,仿佛大海的波涛,催促着各人赶紧回家。

“三叔!”二敢子的声音都带上了一点更咽:“额家里就指望着它们咧……”

“包片咧!”话音未落,二叔站了起来。深吸一口气:“下!”

2016年,西泾省,兴元市。佛坪县,闷倒牛村。

这里属于秦岭的支脉,现在是夏天。此起彼伏的山脉被盛夏的植被染做层次分明的绿色锦缎。新绿,嫩绿,深绿……层层递进,在夕阳的照射下,这片绿色锦缎又沾染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,让人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雄壮美丽。

闷倒牛村,是兴元市和长安市的边界。它远离繁华的城市。村民们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很难想象,这里还没有网购,没有大型游戏。全村没有一辆汽车,十来户人家只有两辆拖拉机。公交车每天都只有早晚八点出六点归的一班——它是整个村子和外界联络的唯一途径。因为这里几乎没有人用手机,并不是没有信号,而是信号还在3g的速度。

它就像一个静静呆在深山的安静少女。以放牧和耕种为生,过着艰苦却恬静的世外生活。

夏天的天色黑得很晚,7点左右还有一些天光。就在距离村子五十多米外的半山腰上,三盏灯悄悄亮了起来。

这是从洞里发出来的。

靠山吃山,他们不仅耕种,偶尔也打打山货去卖钱。但是……这一刻,他们的脊背上迅速布满一片冷汗,抓着绳子的手都抖了抖。

因为……这个声音,他们从没听过!

而且,他们敢打赌,这绝对是大型野兽发出的声音!小型动物是不可能发出如此响亮的咆哮的!

最后,这个声音……是从洞里发出来的。

所有人都看向了他,他一把抓起身边的粗绳——大约有三根指头粗细,一头已经缠在树上,另一头直接丢下前方。咬牙对着其他几个人说道:“怕啥尼?二敢子娶婆姨,就指望着这点家当。咱们长辈能帮就帮。马上奏哈雨咧,克里马擦!”

这句话说完,再没有人反对,四个人的头同时朝着下方看去。

轰隆……就在此刻,天空中响起第一声闷雷,照亮了下方……一个漆黑的孔洞!

孔洞大约二十来米大小,周围长满了茂密的三叶草。下方依稀能看到同样长满草的坑底,大约有七八米高。一条羊肠小道从洞口边缘螺旋往下。

是真正的羊肠小道,不过一尺半宽,人肯定走不下去。但是羊却没什么问题,毕竟,三叶草算是羊最爱吃的一种草类。

“二敢子,你滴羊真格走到这下面咧?”为首的是一位脸色黝黑,带着一丝紫色,头上缠着白布毛巾,穿着黑色对襟短褂的中年男子。

他四四方方的脸上,深深皱着眉,看向旁边一位二十来岁,大光头,赤着上身的年轻男子问道。

“么滴错!”年轻男子急得站了起来,低声道:“蹄印就在这咧!二叔,一只羊好几百咧!”

“二敢子……”话音未落,另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抽了口烟,幽幽道:“这是老虎嘴啊……”

“下克滴东西,就么上来过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张余 牢人与海1920格温 超时空调查 掠夺诸天之我有十万死士 快穿之大佬上线中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直视古神一整年付前 末世之我有丧尸制造系统周强 我在末世有座城 全球废土:我开箱出了顶级避难所林越